汽車職教網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汽車

人民日報炮轟“高考減招”:北京,你這么特殊,怎么就不上天?

2016-5-22 16:34| 發布者: admin| 查看: 410| 評論: 0

摘要: 近日,人民日報旗下公眾號“俠客島”發表了這篇文章,這是官媒對一次對高考減招政策提出強烈的批評,為這篇文章叫好,讓更多的孩子得到公正的教誨。以下是全文。高考一事,最近沸沸揚揚。4月25日,教育部會同國度發 ...



近日,人民日報旗下公眾號“俠客島”發表了這篇文章,這是官媒對一次對高考減招政策提出強烈的批評,為這篇文章叫好,讓更多的孩子得到公正的教誨。以下是全文。


高考一事,最近沸沸揚揚。

4月25日,教育部會同國度發改委,給各地教育部門發出了一則通知:做好2016年平凡高等教育招生籌劃編制和管理工作。這份通知有4個附件:一,2016年各地、各部門普通高等教育招生計劃;二,2016年“支援中西部地域招生協作計劃”實施方案;三,2016年部分地區跨省生源計劃調控方案;四,2016年分學校普通高等教育招生計劃報送表式。

其中的第三個表格,引發了湖北、江蘇等地家長們的憤怒。




事件

我們先試著厘清事情的經過,也試著厘清教育部門的邏輯。

按照教育部的這份計劃,12個省區市要舉行“生源計劃調出”,10個省區進行“生源計劃調入”。生源計劃調出,就意味著本省的省屬高校在招生時,要在生源調入省份投放更多的名額。


調出的是:河北、內蒙古、黑龍江、吉林、遼寧、上海、江蘇、浙江、福建、湖北、陜西、青海;調入的是:山西、江西、河南、湖南、廣東、廣西、四川、貴州、云南、西藏。





在調出計劃中,最多的是湖北、江蘇兩省,分別是4萬個和3.8萬個。

為什么會這么做?


邏輯

教育部、江蘇和湖北兩省的教育廳已經分別出來回應過這件事。其邏輯歸結起來就是:調出生源計劃的名額,是由于這些省份的高等教育資源豐富、升學壓力較小,因此,為了縮小一些登科率低的省份同天下均勻水準的差距,就必要進行調撥。


換句話說,這一調撥,是一種“平衡”:平衡各地的高考“壓力”。在教育部門看來,這種壓力主要體如今“錄取率”上。

去年全國的錄取率是多少?74.3%(包羅本科和專科)。其中,各地則有高有低。比如2015年,山西的整體錄取率是77%,江蘇則是88.8%,湖北87%,有些地方也可以達到90%以上。

教育部此次舉動的主要遵照,是2014年國務院的一份促進教育公平的意見,該意見指出,到2017年,爭取全國錄取率最低的地方,也跟全國平均水準之差不超過3個百分點。而在2010年,錄取率最低省份與全國平均水平的差距達到15.3個百分點。

現在,每個省份的教育資源根本是固定的;要提高某個省份的錄取率,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讓其他省份的高校招更多本省的人。而那些報考人員減少的省份,即使拿出一些名額,也可以保持錄取率相對恒定。這應該就是教育部門此舉的基本邏輯。簡單說,就是“損有余,補不足”。


比如我們看到,被拿掉4萬名額的湖北,從2013年到現在,報名考生下降了8.8萬,今年比去年少了1.8萬;同期,江蘇則減少了9.1萬考生,今年比去年下降了3.3萬。



這也就是為什么兩地的教育部門在回應社會關切時說,即使名額拿掉了,也不會降低錄取率的基本邏輯。

但這個邏輯遇到了兩個題目。


矛盾

第一個問題,是教育部門的邏輯和家長的邏輯,是兩套邏輯。

首先,“損有余,補不足”,是在全國范圍內說的;但就每個當事的省份來說,家長都不覺得本身“有余”。

比如江蘇這樣的高考大省,各人本來已經覺得很難了,從小學開始拼到中學,各種奧賽、補習班、學區房,你現在又來這么一出?類似的心聲可以推到許多地方:河南說,誰敢跟我比考生多?河北說,你們知道全省唯一的211在天津的感受嗎?山東說,我就笑笑不說話;廣東說,誒我們看起來學校很多啊為什么一本錄取率只有百分之5點多……

其次再退一步講,這些地方報名人數下降,本身就說明了計劃生育執行得好啊。假如名額穩定,本來是享受政策紅利的時刻(人少了但照的人數不變錄取率自然上升),但現在又人為加上了一道難關(相對于錄取率不變,自然是錄取率上升更好)。


同時,固然錄取率看上去很多地方都接近90%乃至超過,但是大家關心的還是優質的資源:本科乃至一本。在這一數據上,各地差異極大。看看下表就知道:




高的如北京,本科錄取率達到71.8%;而同期的廣東、山東,還不到40%。如果看看一本的錄取率,差異就更大了:




可以看出,湖北、江蘇兩省的統招錄取率與本科錄取率雖然很漂亮,但一本錄取率卻并不樂觀。湖北的一本升學率并不算高,江蘇更是全國倒數——甚至還不如生源調入省云南。而我們知道,這兩個省份的省屬高校中,有不少在本省以一本批次招生。如果這些省屬大學減少了在本省的招生名額,那么本省考生想考一本不是更難了嗎?

當我們描述一個省高考有多“難”時,常常會說“同樣水平的考生,在這兒只能上二本,在XX省卻能上一本。”這種說法其實就是在描述此地一本錄取率太低。江蘇的一本錄取率已經差不多是全國倒數了,當家長意識到生源調配政策可能會進一步降低一本錄取率時,他們能忍么?

不僅不能忍,而且你出來怎么保證,家長們都不會放心。

而更加深刻的矛盾在于,教育部門的邏輯,存在不自洽的地方。




反例

直截了當地說吧,這個不自洽的反例只需要一個就夠了:北京。

事實上,從2006年到現在的10年間,北京的高考報名人數已經從12萬銳減了一半,今年還比去年少了6000人;但超過70%的本科錄取率、接近25%的一本錄取率,兩個最關鍵指標都傲視全國。

某種程度上,這可以理解——畢竟全國最優秀的教育資源都集中在北京。但同樣富集資源的上海、陜西、天津、湖北、江蘇、廣東等地,都在此次計劃中或調入、或調出,都有不同程度的“出血”。而坐在這一鏈條頂端的北京,卻是巋然不動。也難怪有網友表示,這種計劃調撥,幾乎是在捏“軟柿子”。


所以,大家只是因為此次的政策在反彈嗎?只是維護自己孩子的利益?是,但也不全是。更多的時候,大家在宣泄的是“積怨”——基于教育資源、錄取名額分派不公平的積怨。


公平

事實上,類似的名額調撥,往年每年都在進行,因為要保證各地的錄取成功——在很多錄取率高的地方,省屬的專科類學校經常是錄不滿的,甚至有公立和民營的三批、專科類學校遇到了生存危機。


教育公平是個非常難解的問題。在古代,朱元璋也因為一張考卷下江浙狀元壟斷而大怒,設立了南北榜;到今天,這種情形依然沒有太多改變。中西部省份教育資源缺乏、基礎教育水平確實不如東部地區,甚至連教育投入都沒法比:




在這樣一個地區差異極大的國家,教育公平只能是一種相對的、動態的公平,而不可能是一種完全的公平。因此,向中西部地區傾斜,大家是可以理解的;讓一些招不滿學生的學校招到學生,也可以說得過去;但如果一些地方本身資源富集、經濟發達同時又占有著明顯的優勢,那么這種不公平造成的觀感,就會抵消很多其他地方朝向公平的努力。

不患寡而患不均,損有余而補不足,前提就是從真正的“有余”開始。否則,就會寬嚴皆誤,很難服眾。


北京,你咋不上天咧?!

君居京津滬,我住川粵豫,同講中國話,共用教科書,天天喊著高考要公平,夜夜思念你我要平等——現在,教育部終于有動作啦!


教育部網站發布了《關于做好2016年普通高等教育招生計劃編制和管理工作的通知》(具體網址:http://www.moe.edu.cn/srcsite/A03/s180/s3011/201605/t20160504_241872.html),要求高等教育資源豐富、2016年升學壓力較小的上海、江蘇、浙江、福建等省(市),進一步增加面向部分中西部省(區)的生源計劃。


辣么多年的高考體制痼疾被調整,想想自己以前高考的艱難勁兒,心情好雞凍好雞凍,趕緊沖到教育部網站上查閱相關文件。


扒拉了半天,我得承認,這的確是一份促進高考區域公平化的文件。

但是,最令我吃驚的是,在錄取名額調度中,居然沒有包括北京!

 

居然沒有包含北京?! 

居然沒有包括北京?!

居然沒有包括北京?!

 

湖北省調劑出4萬個名額、江蘇省調劑出3.8萬個名額,上海市調劑出5000個名額,連青海省也調劑出2600個名額,但北京市卻沒有調劑出1個名額。該怎么比喻呢?這就像31個人分蛋糕,拿走了最大、最好1份蛋糕的人躲到一邊吃得滿嘴都是油,但卻要求拿到份額分別第2、第3、第4、第5的人,把自己的蛋糕分給那些份額排名分別是第28、第29、第30、第31的人,也難怪江蘇省、湖北省的高考生家長們怨氣沖天。

 

高考錄取率的問題,大家其實一點兒也沒有必要擔心,即便是人心惶惶的江蘇省家長。因為,相比文革后首屆高考5%的錄取率,現在全國高考平均錄取率都已經達到了75%左右,無論是江蘇省還是其他任何省份,只要上了高三,想上大學并沒有那么困難。江蘇省教育廳也聲明,雖然調出了省內3.8萬個名額,但因為錄取人數增加、參加高考人數減少等原因,江蘇省高考錄取率并不會因此降低,甚至還略有提高。

 



問題在北京這里。

 

要知道,對現在的家長們來說,上大學并不難,最難的,是讓孩子有機會上個好大學!

所以,高考錄取名額要是調整的話,北京應該首當其沖,因為北京是全國名校薈萃之地,高等教育資源最豐富,名校錄取率也是最高。

空說無憑,數據為證,不妨拿高校資源最豐富的北京與2015年全國參加高考人數最多的省份河南(77萬考生)做一個對比就明白:

 

截止到2015年,中國39所最具盛名的“985院校”中,北京獨占8所,高考人數第一大省河南卻是0所!

截止到2015年,中國116所最好的“211院校”中,北京獨占24所,而高考人數第一大省河南卻只有1所,在全國所有省份中占比最低!





上面這個數據說明,中國的優質高等教育資源本身在全國的分配就極不公平——如果要改進這個極不公平的優質高等教育資源分配,最好的辦法就是在錄取率上盡量做到公平。

 

按照眾所周知的中國高校牛逼排序,985院校、211院校、一本院校(后面的一般包含前面的——比方說,211院校全部都是一本院校,而基本所有),我們不妨再來看一看最近三年各省市的一本錄取率,就知道到底哪個省市應該調出資源了!



如果把上面這個表格的順序倒過來,就成了“各省市考取名校難度排行榜”——排名最靠前的就是考好大學最容易的省份,排名最靠后的則是考好大學最難的省市。

 

由這份表格明顯可以看出,北京、天津和上海是最應該調劑出高考錄取生源給外地的,接下來應該是寧夏、青海、山東和福建。前面已經說過,在本次高考錄取名額調整中,連上海都調出了5000個生源名額,調出最多的是湖北4萬名、江蘇3.8萬名,但一本錄取率最高的北京和天津卻都是一毛不拔……

 

占了全國最大比例優質高等教育資源的北京,居然沒有被包含在調出生源名額中,顯然有失公允。

 

相比調出生源分配,調入生源的分配情況上要好得多,一本錄取難度最大的10個省份,除了甘肅、遼寧之外都有調入錄取生源的指標。

 

需要說明的是,中國一些高考大省(通常也是人口大省)除山東省之外,一本的錄取率都普遍偏低,下圖是中國過去3年高考人數的排行情況。




 10個高考大省中,只有山東和陜西一本錄取率相對較高,其余省份錄取率都不高,其中四川、河南、廣東的一本錄取率之低在全國都數得著,也是最該調入錄取名額的省份。

 

純粹從高考地域公平角度,我用一張表格總結了最應該調出生錄取生源的省市與最應該調入錄取名額的省市。


 

說回江蘇,在“名校考取難度排行榜”上排行第11(表中倒數第11名),相比京津滬高考肯定不容易,但并非最難,如果他們有理由鬧情緒,我想四川、河南、廣東的考生家長們,貌似每年都應該要鬧翻天了……

 

最有問題的是北京——最好的高校你全部占著,國家最多的錢都都投到你這里,你的一本錄取率還這么高,你為什么1個出讓名額都不貢獻?

 

就這么個一毛不拔的境界,我倒想問問,北京你咋不上天咧?

文章、圖片來源于網絡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關閉

站長推薦上一條 /3 下一條

QQ|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揚州溫馨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蘇ICP備18048326號-1 )

GMT+8, 2019-10-16 01:42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天津十一选五计划软件